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爱恨15年AndroidWear已至谷歌iyiou.com

2019-03-11 15:38:31

爱恨15年,Android Wear已至,谷歌搜索还会远吗?

一家中国电子消费品公司发布了它的新系列产品智能手表,却无法在消费电子购买旺盛的本国发布。这便是华为智能手表之前的处境。

11月26日,华为智能手表终于在国内正式发布了。有趣的是,从3月份亮相到国内发布时隔8个月,华为智能手表的首批上市国家和地区超过20个,却偏偏没有中国。不仅仅是华为,联想旗下品牌摩托罗拉的智能手表Moto

360一代也未能入华,中国用户只能通过特殊渠道购买这款产品并通过翻墙或者更换为Ticwear系统使用。

并非联想、华为不愿让手表进入中国,而是因为这两款手表搭载的Android Wear系统高度依赖Google Now,而Google Now 语音搜索服务无法在国内正常使用。

但是现在,通过与出门问问合作,Google Android Wear已正式进入中国。Moto 360新一代与华为智能手表也已在中国发布。这些事情的背后,牵扯着谷歌与中国的15年故事。

谷歌入华开端:状况不断,遭遇重挫,计划暂缓

2000年,谷歌还未正式进入中国,但已经增加了简体及繁体两种中文版,为全球中文用户提供搜索服务虽然总是出一些状况。

2002年,谷歌搜索在华遭遇重大挫折,但是这对于当时的谷歌来说并不是的事情。

时任谷歌CEO的埃里克施密特加盟谷歌不久,在他看来,与加快全球化战略、正式进入中国相比,在美国站稳脚跟更关键。施密特的策略是以搜索为核心扩展一些用户日常需要且能增加用户搜索频率的业务,比如Google News,

然后通过广告来盈利。

谷歌搜索进入中国:英明决策的内外双重困局

2005年,施密特实施的Google扩展更多搜索相关业务的战略已经初步落实:Google Gmail邮箱以及后来衍生为Google Maps、Google Earth、Business Search的Google Local(本地搜索)等都已上线。这时,在全球化战略下,施密特望向了中国。他认为:打入中国市场是个英明的商业决策。

2005年4月份谷歌成立了上海办事处,同年7月份组建中国研究中心并宣布由李开复担任Google中国区总裁。但谷歌的核心服务谷歌搜索进入中国时很艰难,这种艰难一定程度上受竞争对手百度影响,但决定性的因素和百度无关。

当时中国还不是第二大经济体,还没有举办奥运会。加之当时的媒体批判,谷歌搜索入华使谷歌自身陷入美国舆论中心。美国国会不得不为此召开听证会,要求微软、雅虎、思科、谷歌等企业针对多个敏感问题表态。

虽然如此,但只要谷歌能遵守地方规则,谷歌搜索入华的关键便在于谷歌决策层。当时,谷歌的重大决策主要由CEO施密特、创始人布林与佩奇三人完成。施密特希望入华,但是布林一直持反对意见,有传言称,这与其年幼时的经历有关。

施密特:我们应该搞一个,这昨日千疮百孔样能给中国用户更好的体验。

布林:不行。

佩奇:施密特说得对。

谷歌搜索离开中国:磕磕绊绊,强扭的瓜不甜

虽然阻碍重重,谷歌搜索终究还是进入了中国。从2005年到2009年谷歌搜索快速成长,时在华市场份额超过30%。但强扭的瓜不甜,谷歌搜索在华磕磕绊绊,终在2009年爆发一次大事件。

以2009年12月的谷歌搜索事件为导火索,谷歌创始人佩奇态度转变,倒向布林。

布林:我非常坚定的表示,我们应该停止。

佩奇:我觉得布林说得对,要不我们还是停止吧。

施密特:我想静静。

谷歌搜索离开了中国。但谷歌CEO施密特是个务实的人,他总会站在商业决策的角度上看问题。2010年离开中国的是谷歌搜索、谷歌Gmail邮箱等面向消费者(TO Consumer )的服务,但谷歌在中国还设有几百人的办事处向中国企业销售广告。

谷歌2C业务回归前瞻:时局变化,内部改组

如今,谷歌搜索已经离开中国5年,时间让很多事情发生变化。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iPhone在华销量首次超过美国,微软搜索引擎必应已进入中国数年。这些外界环境表明,中国市场已经不再是2002年的不重要或者2006年的很重要,而是值得任何跨国公司眼馋的市场尤其是谷歌这样市值5000亿美元(超过BAT市值之和)、战略定位全球化的跨半球公司。事实上,回归中国,谷歌正有此意。

今年8月,谷歌改组,一个更大的公司Alphabet成立,负责搜索等业务的谷歌成为子公司。佩奇成为Alphabet CEO,佩奇门徒皮查伊成为谷歌CEO。今年2月,在皮查伊还只是谷歌产品负责人时就说过,中国开发者对于谷歌有很大的兴趣,如果谷歌可以找到一种模式,为这些用户提供服务,将会是谷歌的优先工作。曾对谷歌搜索入华持反对意见的布林在公开场合称,Alphabet集团下的每一个子公司都可以在选择国家市场这个问题上自行做决定。

显然,外界环境阻力的减弱以及谷歌内部的变化给谷歌的一些服务入华提供了一条很顺畅的道路,起码,环境不会像谷歌搜索进入中国那般艰难。但顺畅归顺畅,什么时候进入是另一个问题。

Android系产品,谷歌2C业务的入华先锋

谷歌高层多次宣称:我们在和中国政府积极沟通,希望能够给中国提供服务。很显然,这还需要一些时间。但已经过去5年了,谷歌已经不想再等了。皮查伊说,让一些业务先入华吧。

首先选中探路的便是Android系产品:智能手表操作系统Android Wear和Google应用商店Google Play。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表示,Google Play将于明年2月以Google Play中国版的形式入华。Android Wear系统入华更难一些,因为它依赖还不能在中国使用的语音搜索服务Google Now。除非谷歌搜索业务入华,否则Android Wear短时间内入华无望。不过,Android Wear的入华时间因为一家叫出门问问的中国公司而提前。

机缘巧合促成Android Wear超前入华

出门问问是一家成立3年的中国人工智能科技公司,其的特点是将语音识别、语义理解、垂直搜索、智能推送这一系列技术打造成了独立且自成体系的服务并嵌入了其自主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Ticwear中。软硬结合策略下又推出了智能手表Ticwatch,并提供了连AppleWatch也没能提供的服务,比如,一句话呼叫滴滴出行。

谷歌发现,出门问问语音搜索服务的中文效果和本地化服务甚至比Google Now本身还好用,用它替换Google Now正好可以解决Android Wear的入华问题。

9月份,谷歌Android Wear与出门问问达成战略合作,在中国购买的Android Wear设备都将由出门问问提供中文语音搜索服务。核心问题得到解决,Android Wear将以中国特别版的形式进入中国。

9月24日,搭载了Android Wear中国版系统的手表Moto 永远不能成为混混噩噩、碌碌无为的理由和借口360新一代进入中国,这是Android Wear首次进入中国。

在谷歌与出门问问的合作中,有一件事情发生:谷歌投资了出门问问。谷歌发现,这家公司除了技术值得被认可外,其CEO和CTO都是前谷歌科学家,价值观与谷歌有很多相似之处。

10月,出门问问完成了由Google投资的C轮融资,累计融资7500万美金。对此,谷歌高层表示,出门问问研发了非常独特且自成体系的语音识别与自然语言处理技术正是这一点以及出门问问的发展潜力打动了他们,所以谷歌希望通过投资帮助出门问问快速成长。值得一提的是,谷歌很少投资中国公司,这是2010年以来谷歌对中国公司的首次公开投资,而且投资主体不是谷歌的两个投资部门Google Capital或Google Ventures,而是Google本身。

11月26日,搭载Android Wear系统的第二款手表华为智能手表正式入华。

退一步海阔天空

从2002年到2015年,我们看到了谷歌搜索的入华、离开以及新产品的再次进入。虽然先回来的与当初离开的并不完全一样,但可以看到的是,谷歌在决策层变化,内部改组之后,以一种新的姿态展示了更大的野心。更重要的是,谷歌通过与中国公司出门问问合作来让其服务进入中国。这种方式,是否会是谷歌更多服务进入中国的一种普遍策略?这一点,值得深思。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09年南京A轮企业
传统互金模式已换赛道科技与数据是的机会
2018年厦门生活服务A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