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桥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刻之痕 第七十七章:天空与大地

发布时间:2020-01-17 02:02:20 编辑:笔名

刻之痕 第七十七章:天空与大地

『教义级武器』,是只有教会核心的成员才能了解到的秘闻——即使寻常的圣殿骑士,都没有翻阅『教义级武器』的权限。它们的强大绝不仅仅在于能够顷刻间扭转战局,更可怕是,这些武器能够对某个区域,造成长达百年之久的影响。

见到艾丽莎的反应,白骨姬满意地舔了一下嘴唇,她忽然觉得这位贺露提雅的天才骑士吃惊的模样竟有些可爱。

难怪小哥为了她连那种封印都敢随便触碰。不过这事要是让小哥的爷爷知道了,恐怕会不顾一切地杀进帝都吧。

她充满恶趣味地想象了一下帝都可能发生的惨剧,笑得更欢快了:“不妨告诉你,『流沙』的能力所衍生出的『蜃楼』,能够做到让数个王国改变信仰,成为『混沌教』忠实的信徒……要知道,皇家骑士以下的人,对幻觉可是没有任何免疫力的,据我所知,贺露提雅联盟中大部分的国王,都没达到皇家骑士的程度吧?”

艾丽莎面沉如水,正如白骨姬所说,如果这种武器真的作用在了国王们身上,恐怕一夜之间,现有的贺露提雅联盟就会土崩瓦解。然而除了怒视这两人之外,她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她只能在回到帝都后,在时间将这个情报告知歌斯娅大人。

“遗憾的是,莱因哈特竟然用这么宝贵的力量躲在这里玩过家家。”

沙漠之上,两只旁然大物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在发现自己的能力无法伤害到对方时,它们采取了更为原始的战斗方式——撕咬,缠绕。金色的沙漠不知不觉被怪物染成了红色,即便如此,两者依然不知疲倦地缠斗在一起。

面对被称为『八大灾祸』的『流沙』,半空中的巨大章鱼怪物丝毫不落下风。

“看你吃惊的表情,你们伟大的圣女歌斯娅应该没告诉你,小哥体内的怪物究竟是什么吧?”

艾丽莎不由想起了那时圣女大人反常的举动,在她想要让这个污了她清白的少年一死了之的时候,圣女竟然劝说她,将这个少年留在身边。这么想来,或许那个时候圣女就已经发现了林秋的异常。

正常的刻印,都是通过魔核的形式封印到骑士体内,因此骑士的体内绝不可能像林秋一样,藏着一只如此危险的魔物。

“『浮岳』,掌控天空的怪物。”

一直沉默不语的『杀戮之面』忽然开口。

这个名字艾丽莎并不陌生,在教会的传记中,详细地记载了『八大灾祸』的资料。传说『流沙』所及之处,一切都会化为沙漠,因此它也被誉为掌控地面的怪物。而『浮岳』则是与它截然相对的存在,传说在阿卡兰度覆灭后,这只魔物便藏匿到了万米高空。

它又是如何被封印到林秋体内?

“如果你们打他的注意……”

艾丽莎垂下眼帘,她本以为在留下推介信后,林秋便会“知趣”地返回帝都,没想到他竟然为了自己,和一个比他强了无数倍的敌人拼命。作为『守序教』的骑士,她无疑应该毫不犹豫地抛下所有人,保证自己顺利脱身,并将如此重要的情报告知圣女大人。

但她,无论如何也无法丢下林秋不管。

白骨姬忽然扑哧一笑:“我们这次的任务,只有回收『蜃楼』,至于小哥,看在他辛辛苦苦帮我们省去剥离『流沙』的份上,就把他暂且让给『守序教』吧。”

接着,她上前一步,来到在空中王城的边缘:“这次已经把这么多机密情报给‘说漏嘴’了,所以再说一句,『八大灾祸』所象征的,是组成这个世界的八个不可或缺的存在,而在这个方面『混沌教』已经了哦……回到帝都后,别忘了帮我向歌斯娅大人问好。”

说罢,她食指轻轻一点,无数冲天而起骨刺窜出沙漠,高耸入云的骨刺形成了一个牢笼,将『流沙』牢牢地锁在其中。这只魔物恶狠狠地瞪视着她,白骨姬皱了皱眉:“还敢凶我?”

『流沙』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两根骨刺贯穿了它的身体,将它牢牢钉在沙漠之中。如果不是和『浮岳』缠斗了如此之久,她也没法如此省力地收拾掉这只张牙舞爪的魔物。

“大小姐。”

“不用你提醒。”

在『流沙』停止挣扎后,它所在的整片沙漠都扭曲在了一起,数秒之后,这个庞然大物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了被鲜血染红的沙漠。而在“对手”诡异地消失后,『浮岳』转过头,意犹未尽地望向天空中的沙克达姆。

与此同时,林秋也在与『浮岳』进行“激烈”的斗智斗勇。

坐在悬崖边的他自然无法得知外界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眼前的大家伙似乎对他手里的『镇魂玉』很感兴趣。他蓝色的宝珠在手中抛来抛去,它的眼珠子就跟着『镇魂玉』的轨迹滴溜溜地转。

“你想要这个?”

怪物眨了眨眼,它硕大无比的脸庞往前凑了凑。

“那我们商量一下,我把这个给你,以后我要用你力量的时候,你得毫不犹豫地借给我。”

林秋如同奸商般,将宝珠凑近了对方。

『浮岳』想了想,摇了摇头,它的触手也随着这个动作而抖动起来。

林秋脸色一变,缩回『镇魂玉』,厉声说道:“意思是,你想空手套白狼吧?”

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但对这种贪得无厌总想着空手套白狼的魔物,根本不用谈什么仁义道德——这可是他的身体,要是惹他不高兴了,再拜托深海把它锁起来不就得了。

想到这里,林秋下意识地摸向腰间,然后他脸一黑——深海不见了。

这意味着,他出不去了。

“是不是你小子趁我不注意把我的剑给偷了?”

林秋气急败坏地在悬崖边上手舞足蹈,要不是中间隔着悬崖,他早跳过去揍它了。『浮岳』再度摇了摇头,但却抖动得更厉害了。

“算了,你说吧,我把这个给你有啥好处?”

这一次,『浮岳』终于有了不同反应,它仰头望向天空,林秋这才发现半空中悬着四条断裂开的锁链。见林秋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浮岳』举起一只触手。

林秋试探性地问道:“这东西能解开一条锁链?”

『浮岳』忙不迭地点头。

林秋脸一沉,恶狠狠地说道:“你被锁到这里关我屁事!”

到了现在,这家伙居然还想骗他的『镇魂玉』!按费舍尔的话说,这玩意可大有用处!

“它的意思是,解开了锁链之后主人的能力也能相应地提升。”

林秋一个激灵,从地上一跃而起。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女仆穿着白色长袜,以及女仆特有的制服。他下意识地抬头时,差点看到了某些不该看见的地方。

他说话都不利索了:“薇薇薇薇拉?”

“主人,我是深海。”

虽然眼前的女子长得和薇拉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过她面无表情的脸却暴露了深海的本质。

“你又是怎么回事?”

“在这个空间里,我能够根据主人您近见过的人,来调整自己的形象。如果您不满意这个形象,我可以换成费舍尔大公的样子。”

说着,薇拉的身形渐渐虚幻。

“且慢!我很满意,千万别换,换了我跳崖!”

如果是他身体里出现个薇拉,他还勉为其难地能够接受,但如果出现的是一个糟老头,他恐怕真的要跳崖泄愤了。他将『镇魂玉』放在掌心,问道:“可是这玩意到底怎么用啊?”

“丢给它就可以了。”

林秋将信将疑地摆出一个投掷的架势。他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以他的常识来看,一般这种东西不都是应该喂到这种大家伙嘴里吗?

但既然是深海说的,林秋不疑有他地将『镇魂玉』用力抛了出去,『浮岳』跃跃欲试地张开嘴,然而前者却以一个十分刁钻的角度命中了它的额头。

『浮岳』触手一翻,坠机般地朝悬崖底下坠去。

与此同时,这片空间也剧烈的摇晃起来,无边的黑暗再度朝林秋袭来。

——我的哥!下次我一定亲手喂到你嘴里!

这是林秋昏过去前的想法。

成都市温江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宁市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西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莱芜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治白癜风徐州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