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桥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第324章 单亲妈妈沈一弦

发布时间:2019-11-15 17:57:36 编辑:笔名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第324章 单亲妈妈沈一弦

南方,鹏城,华夏经济特区。

比起已入凛冬的华海市,鹏城的气温还算是舒逸,再有光怪陆离、灯红酒绿的摩登大都会氛围,无疑很令高大上人士们满意欢喜。

可惜,沈一柱大少爷却对自己的这趟鹏城之行相当相当的不满意!

没办法,谁让他跑鹏城来是相亲的呢。

而且像他这样的豪门大少,相亲的规格和方式,还和寻常人家大相径庭。

要命的是,沈国涛显然料到了这混小子跑出去,铁定会天高海阔任鸟飞,于是专门派了几个保镖,表面是保护沈一柱的安全,实则是起监视限制的作用。

结果,沈一柱来到鹏城快一个月了,每天的日常,大体就是在未来亲家的面前演乖宝宝。

想出去嗨皮?

基本前脚刚要踏出房门,后脚沈国涛的就飙过来了。

沈一柱看着那些人畜无害的保镖,只能反复将内心的MMP以几何倍数递增上去,却又无可奈何。

当时他满以为只要过来见一面即可,万万没想到,沈国涛提前一个招呼都没打,就和准亲家公达成了协议,让沈一柱挂职在准岳父的公司里,学习、考察、上班,顺便每天和未来妻子增进感情。

美其名曰是给他接下来的婚姻和事业铺路,这才会约束他的行径,至于深层次的目的,少数一些内部知情人和明眼人,相继看出了一些不太寻常的端倪。

渐渐的,连沈一柱大条的神经,都隐隐感觉到沈国涛的安排似乎另有玄机。

“爸,您让我每天本本分分,我都服从接受了,但是您总得给个准确的期限吧,都一个月了,该做的我都照做了,接下来也没什么可做的了,您到底什么时候才肯让我回去啊?”

别墅里,沈一柱憋着一肚子的怨念,抗议道:“难不成真让我呆到大过年呐?我想不通这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这么安排自有我的道理,难道还能害了你不成!”

沈国涛直接以声色俱厉的口气镇压了过去:“一柱,你现在光有上进心是远远不够的,你养尊处优了二十几年,一直都活在这个家的庇护下,经商行事的本领太欠缺了,留你在青茂做事

,所有人都忌惮你的身份,处处顺着你,更甚的还会对你巧言令色,这根本对你的发展没帮助,在你未来老丈人那边做事,反而能锻炼你。我昨天还跟女方家联系过,他们对你还是挺满意的,你抓紧机会多表现,顺便和那女孩子再多增进感情。”

沈国涛说得好有道理,沈一柱竟无言以对了,只能苦巴巴道:“但是,新药品都要上市发售了,我还得赶回去坐镇呢。”

“这点小事不用你操心,集团上上下下的人才那么多,应付这些工作绰绰有余。”沈国涛道:“再说这不还有你那个叫万立辉的得力助手看着嘛,只要新药上市取得显著成绩,你的这份功劳逃不了的。”

接着,不容沈一柱再发牢骚,沈国涛径直挂断了。

沈一柱将传来忙音的一把摔在了茶几上,兀自生着闷气。

但或许是怨气激发了不多的脑细胞,沈一柱越想越是坐立难安,神神叨叨着:“不对……不对劲……”

想到了某种可能,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连忙捡回,拨给了万立辉,一接通就质问道:“老万,现在医药这块,还都是你在负责么?”

万立辉回道:“对,总体是我在把关,但市场和营销的运作,都由青茂总部的人马接手了。”

闻言,沈一柱稍稍松了口气,但仍是口吻凝重:“老万,我总觉得我爸这么安排我来鹏城有些猫腻,他该不会是想调虎离山吧?”

万立辉很不认可脑残柱自称为虎,但还是顺着话头说道:“我也怀疑有这可能,搞不好,您父亲还在行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

“你的意思,是说我爸其实真正要传位的人选……是我姐!?”沈一柱说出了刚刚想到的可能性。

“这还说不准,但可能性不低。”万立辉分析道:“现在沈少你和你姐争夺青茂继承权的事情,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了,青茂内外的许多人,也都陆续开始站队,原先您的牌面,比起你姐好得太多了,只要医药这块再迎来井喷,你姐斗不过你,这么大好的情势,你本应该留在总部坐镇的,可偏偏你父亲在这关键时期把你打发了出去,搞不好他真是想要……所谓一山难容二虎,这时调虎离山,未必不可能!”

“MLGB!这老家伙难不成连脑袋都病糊涂了?!”沈一柱气急之下,竟对生父爆了粗口,甚至他都怀疑那些保镖就是父亲派来软禁监控自己的!

醒悟过来,他赶紧止住了体内的洪荒之力,转口道:“那我姐现在是什么动静?”

“没什么动静。”万立辉径直道:“我这阵子也一直让人盯梢着你姐,在青茂里,她的锋芒已经收敛了许多,没再施行先前的高压政策,可能一方面是你父亲回归有关,另一方面她大概也感觉到了危机,想采取怀柔策略安抚拉拢那些高层股东了……至于医药这块,她倒是没干预插手的迹象,还一直专心从事养老健康事业。”

沈一柱闷着脸不吭声,但对姐姐的戒备警惕,已经达到了顶峰!

“对了,早上刚收到消息,你姐昨天偷偷去了美国。”

“去那做什么?”

“不清楚,很突然,都不清楚是公事还是私事。”

“尽一切手段查清楚,有任何风吹草动都时间通知我!”

沈一柱叮嘱一番就挂了,然后便陷在沙发里思虑起来。

他总觉得姐姐这时候跑去美国的目的,和争夺继承权有关。

蓦地,房门被叩响,进来的保镖汇报道:“少爷,那个叫Jessica的明星,专程来拜访您,您看……”

“这浪蹄子又跑来凑什么热闹。”

沈一柱嘀咕道,还是同意了会客。

不过,保镖却没那么好说话,提议道:“少爷,天气不错,依我看,不如去院里谈事吧。”

“你什么意思!劳资怎么做事轮得到你来指挥?!”

沈一柱暴跳如雷,可眼看保镖始终面不改色,只能无奈妥协了。

他知道,保镖是担心自己会跟Jessica在房间里胡来,为了避嫌,才执意让他在光天化日下见人。

当沈一柱闷闷不乐的来到庭院,Jessica却正笑靥如花的端坐在遮阳伞下。

“沈少,怎么瞧您一脸的不高兴,哪个不长眼的惹您啦?”

“全世界都在惹我!”

沈一柱瞪了眼那些保镖,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颔首道:“说吧,怎么跑来鹏城了?”

“有个商业演出,碰巧听说沈少正在鹏城出差,就顺道来拜访一下。”Jessica露出迷人万千的笑颜。

见状,饶是沈一柱早跟这女人有过好几腿,仍是心直痒痒。

毕竟在这憋了一个月,每天主要接触的女性,还是那个连手指都不让他碰一下的未婚妻。

有几次,沈大少真想霸王硬上弓,可碍于未婚妻抵触婚前性行为的坚决态度,又呆在人家地头上,只能一忍再忍,都忍出肾火了!

若不是被这么多保镖盯着,他真想把Jessica就地正法了。

“我近来太忙,你要没什么正经事,就等我回华海再叙吧。”既然只能看不能吃,沈一柱也懒得扯皮。

一个月前,Jessica主动联系他,他还以为这前任是要背叛宋世诚给自己捎来什么有用情报,结果见了面,Jessica只一味的套感情,试图再找沈一柱当靠山。

穿过的破鞋,沈一柱自然不屑于再理睬,一看这贱货只想左右逢源捞好处,就给打发了。

Jessica则笑容不减:“真该刮目相看了,沈少越来越像是干大事的人,好,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我这趟来,是有一个价值连城的重大情报,想要和您共享。”

沈一柱被吊起了胃口,正要催促她说出来,发现Jessica的目光瞥了眼周围的保镖,就指示道:“喂,你们都滚一边凉快去。”

这点要求,保镖们还是能满足的,转移到了不远处继续监视着。

“说吧,如果情报真对我有用处,不会亏待你的。”

“那我可就说啦……”

Jessica将头凑过去,面含着娇颜又神秘的笑容,低声道:“沈少,你姐姐,和你妹夫,勾搭在一块啦。”

“还用你说,这两人早勾搭起来对付我了……呃!”沈一柱说到一半,陡然明白了什么,不由的膛目结舌。

“这是真的?!你可别给我胡诌!”

“这么严重的事,我怎么敢胡诌?”

Jessica开始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实这事,我上次就想跟您说了,不过因为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现在……我敢百分百肯定,你姐姐和宋世诚在暗中偷情!”

“不会的,这怎么可能……”沈一柱反倒接受不能了。

“怎么就不可能了,别忘了,他们两个人原本就是有过婚约的,现在又有利益合作,旧情复燃不是很正常?”Jessica耐心引导。

沈一柱闻言,即便还满腹的惊疑,也渐渐意动了。

再回顾沈宋两家合作以来,这两人日渐紧密的关系,更是相信了大半,忙追问道:“那你现在敢说出来,是拿到了什么确凿的证据了?还有,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我之前不是由于解约的事,求到宋世诚那儿嘛,他帮我摆平之后,我就准备那晚陪他过夜的……”Jessica讪笑了一下:“但都进行到一半了,忽然有个打来,宋世诚就急匆匆把我赶走了,我当时留了个心眼,躲在停车场车里观望电梯方向,就看见你姐过来了。”

“那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搞不好他们是谈事情。”

“沈少,别急,重磅大料还在后头。”

Jessica笑道:“什么事情不能里或者白天讲啊,非要大晚上,而且我足足等到了半夜,也没见你姐出来,这难道还不够明显嘛。”

见沈一柱脸色铁青,她又道:“而且,我刚得到了确凿的消息,你姐昨天去了美国,今天又直接折回,往港岛飞了。”

“她想要干嘛?”

“掩人耳目呗。”

Jessica道:“别忘了,宋世诚近基本都呆在鹏城上商学院的总裁班,他们两人要趁机想偷情,机会一大把,不过他们估计是忌惮沈少你正好也在鹏城,就想在隔壁的港岛碰头了。”

“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么大的把柄,摆明了有利可图,为了调查这事,我可是花了大价钱请私家侦探,全程紧盯了你姐的行踪,本来我还想过勒索敲诈你姐和宋世诚,但想想这两人的心肠太歹毒了,只怕我拿了钱也没命花,不如便宜沈少你了,起码你更信得过。”

沈一柱没立刻应声,还在艰难消化着惊天情报,并且考虑着该如何利用这情报!

如果是上次碰头听Jessica这么说,他还会谨慎处置,但如今眼看父亲有调虎离山、另立接班人的迹象,为了彻底摆平姐姐和妹夫两个对手,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捉奸!

只要能捉到两人偷情的证据,无论要挟还是公开,他都能稳稳立于不败之地!

“好,你相信我,我也不会亏待了你,只要你能拍到他们偷情的照片或其他证据,我给你两千万的报酬!”沈一柱拍板道。

“行,钱不钱是次要,重要的是,沈少以后成事了,可得念着我这份情啊。”Jessica依然笑得明艳动人……

………

与此同时,一架从美国洛杉矶飞往港岛的航班上。

商务舱内,沈一弦正思绪重重的看着窗外的云霄天际,直到身旁的女子开口说道:“沈小姐,恕我冒昧,我还是不太理解你专程带我去港岛的计划,你大可以直接和捐……捐献者一起来洛杉矶,我们医院这方面的保密措施相当完善,你们不需要有后顾之忧。”

沈一弦轻轻叹了口气,神情复杂的道:“我也是没办法,那个捐献者暂时脱不开身,而且……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不想让他知道,所以想请你配合我偷偷完成这件事,如果这孩子真能顺利诞生,我会独自抚养。”

重庆市梁平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西宁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赤峰整形美容
长治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长沙年轮骨科医院谈湘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