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桥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官场风云 1095.第680章

发布时间:2020-01-17 02:06:36 编辑:笔名

官场风云 1095.第680章

“世元,怎么回事?”陈兴眉头一皱。

“我们在长兴工地这边暗访,被人给围攻,就我一人冲出来。”里,丁世元还在喘着气,他被追了很长一段路,这会才甩脱后面的人,赶紧打向陈兴汇报。

“报警了没有?”陈兴脸色难看,隐含怒气。

“还没有,我光顾着给组长您打了。”丁世元苦笑。

“马上报警,我和海军现在就赶过去。”陈兴说着,转头看向郑静,“郑静,先不回宾馆了,你送我们到长兴工地那边去。”

“好,不过那地方在哪?”郑静疑惑的问道。

陈兴闻言一愣,他也光顾着着急了,丁世元口的长兴工地在哪他其实也不知道。

“我知道,就是位于市体育馆旁边,那里原先要规划建设市心公园,后来被改成房地产项目了。”江海军回答道,因为陈兴离开那两天是由他临时负责,所以他对云田的情况反而比陈兴更为熟悉。

江海军答完,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他,赶忙又问道,“组长,世元他们发生什么事了?”

“世元说他们在长兴工地那边查访,被人围攻了,就他一人跑了出来。”

“什么?这些人的胆子竟然这么大。”江海军怒道。

“这长兴工地背后又是什么来头?”陈兴看着江海军。

“就是跟宁双淇关系密切的一个商人,组长您忘了吗,举报信一开始还是苏迎正那些老干部寄的。”江海军提醒道。

“原来是这个。”陈兴恍然,这会已经记了起来。

“看来跟宁双淇关系密切的这几个商人,胆子也都大得很呐。”陈兴冷笑,他想起之前他和覃岚刚从苏迎正家里拜访离开时,出了小区没多久也遇到一伙不明人士的追击,包括江海军等人,在那天的查访同样遇到了袭击,此刻陈兴潜意识里将这些账都记到了一起。

“可不是嘛,就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宁双淇就是因为这些市政工程搞得怨声载道,为了一己私利也胆大妄为,再加上同他关系密切的这几个商人在征地拆迁的过程又频繁出现暴力事件,才引起了强烈的不满。”江海军答道。

两人交谈着,开车的郑静也走了一条小路,她对长兴工地不清楚,但市体育馆在哪她还是知道的。

其实长兴工地也只是巡视组内部对调查地点的一个简称,确切的说是长兴花园小区的工程地址,这里原先是规划建设为市心公园,工程都已经动工,愣是被改建了,地块被卖给了开发商,已经开工的公园项目也被改成住宅小区,由此也可见宁双淇胆大到肆意妄为,他会出事一点也不让人意外。

郑静走小路,只用了五六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市体育馆,陈兴等人下车,看到对面正在施工的住宅项目工程时,不用想也知道丁世元说的就是这里了。

拿出又给丁世元打了过去,陈兴询问着丁世元现在在哪里。

丁世元刚刚甩脱了追上来的人,并没有再跑远,再给陈兴打完后,他就偷偷返回来,就在工地附近藏着,因为人单力薄,丁世元并没有贸然再进工地,等着警察过来。

这会接到陈兴的,丁世元冒出头,一下子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的陈兴几人,立刻朝陈兴几人挥手。

“在那。”江海军眼尖先看到。

“走,先过去。”陈兴招呼了一声,人已经往前走,刚走几步,陈兴才想起郑静还跟他们在一起,忙回头道,“郑静,麻烦你送我们过来了,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先去忙,晚上我看有没有时间,去你家坐坐。”

“我也没别的事,就跟你们过去看看。”郑静摇了摇头,打算凑凑热闹,她也好奇巡视组的人平常都是怎么工作的。

穿过马路,陈兴同丁世元汇合,观察了一下周围,陈兴眉头微皱,“世元,你没报警吗?”

“报警了,警察还没过来呢。”丁世元撇了下嘴,“这云田的警察出警可是够慢的。”

“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陈兴微微摇头,看了下工地里面,“小覃他们现在在里面?”

“对,在里面,这些人可真是无法无天,拿着砍刀和钢棍。”丁世元咬牙切齿。

“碰到了危险,你们没报出身份吗?”江海军问了一句。

“报了,但他们就是听不进去,还说我们假冒呢。”丁世元无奈道,巡视组有规定,暗访时是要尽量保密身份的,除非是遇到危险,否则不能主动报出身份。

“算了,先不说这个,警察既然还没来,那我们先进去。”陈兴道。

“组长,别,这帮人根本不讲理,咱们现在这样进去很不利。”丁世元听陈兴就要直接进去,赶紧劝道。

“组长,照世元说的情况,咱们确实不适合现在进去,而且我想小覃他们只是被困住,那些人应该不敢真的对他们怎么样,难道他们还敢杀人不成。”江海军出声道。

几人说着话,就听见警车的声音,陈兴挑了挑眉毛,“这些警察总是姗姗来迟。”

伴随着警车的声音,陈兴几人也往工地大门走去,里头在施工,但门口有一些像是社会闲散人员的地痞流氓守着,看着流里流气。

“哟,这小子还敢来,找了帮手来壮胆不成。”门口有一个拎着铁棍蹲在一块石头上抽烟的男子看到丁世元,一眼就认了出来,登时就站了起来,瞪着一双眼,面带凶相的走了过来。

门口另外几名男子也围了过来,其一个看似领头的目光在陈兴几人脸上扫来扫去,“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还说什么社么组来着,当老子是吓大的啊,我看你们跟那帮村民是穿同一条裤子的吧,想来工地闹事,先问我们手上的家伙同不同意。”

男子说着,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别以为我们真不敢把你们怎么着,惹急了我,把你们绑了沙袋沉江去。”

“还真是无法无天了。”陈兴听到对方的话,眼睛眯了起来,“我问你们,之前我们那几个同事呢?”

“哼,那几人呀,自然是呆在该呆的地方,你们几个马上也得去陪他们俩,不给你们点教训,你们还一直来捣乱个不停了。”男子冷笑着,朝其他人使了个眼神,准备对陈兴几人动手。

就在这时,警车已经从工地外的泥土路上驶了进来,尖锐的警铃声尤为刺耳。

“原来是报警了,我说你们怎么还敢回来。”男子看到警车,不仅没害怕,反而是有恃无恐,“你们以为报警就有用吗?”

陈兴神色微凝,看着从警车上下来的几名警察,陈兴心里反倒轻松不起来,从男子的话里隐隐能听出一些端倪来。请访问: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的费用要多少
西安碑林医院在线挂号
贵阳有治疗癫痫病的吗
韶关妇科医院
河南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