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桥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人道第七十二章高山流水

发布时间:2020-05-22 07:13:21 编辑:笔名

人道 第七十二章:高山流水

第七十二章:高山流水

看到王琴琴奇怪的神色,柳随风终于明白,自己还真算个异类。

柳随风也同时明白了,看来神图是比较普遍的,几乎人尽皆知。

摇了摇头,柳随风叹了一口气:“说实话,我真不知道神图是什么。但看你的表情,难道说神图是常见之物吗?”

王琴琴点了点头,一板一眼地解释道:“神图暗藏玄机,不仅是我们妖族祖地,就连魔族祖地、鬼族祖地、怪族祖地、人族祖地,也是有着神图的。当然,没有解开的神图,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只有解开后,神图才能展现出无穷的奥妙。”

柳随风听得似懂非懂,就继续问道:“神图中都有些什么奥妙呢?”

听到柳随风这么问,王琴琴也就真得相信柳随风是真不懂神图,便开口道:“你的这个问题,至今没人能够回答。因为神图从外面看,是看不出什么区别的。神图中隐藏的,或是一段秘笈,或是一个琴谱,或是一把兵器,诸如此类。”

柳随风点了点头,虽然还是有些不解,但并没有说出口,他想现在不明白没事,以后碰到了,说不定就明白了。

想到这里,柳随风不禁想到,眼前不就摆放着这么个机会嘛?

柳随风看了看王琴琴,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不是就有一个神图吗?能不能让我长长见识?”

王琴琴神情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柳随风居然会这么问。

柳随风看到王琴琴发愣,不由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王琴琴看到柳随风没心没肺的模样,便强笑着说道:“不,不,我这就给你拿。”

将手伸入胸口,王琴琴脸色羞红地拿出了神图,然后递向了柳随风。

柳随风一把接了过来,当即就闻到了一股馨香,不由得就心旌荡漾。

对于这卷神图,柳随风本不该陌生的,但柳随风却不得不感到陌生。

柳随风记得次打开时,他首先看到的,就是简单至极的算术题。

然而现在,柳随风所看到的,是一个个常人难解的鬼画符,可不就是《高山流水》的琴谱吗?

一见这琴谱,柳随风也不由见猎心喜起来,毕竟俞伯牙与钟子期的高山流水遇知音,几乎传遍了他前世的大江南北。

前世时,柳随风跟随着师傅,也算是对古琴有了登堂入室的造诣,此刻看到《高山流水》的古琴谱,不由就如醉如痴地研读起来。

看到柳随风一本正经地全神贯注于琴谱,王琴琴是怀疑的,因为她怎么看,都看不出柳随风像是会弹琴的人。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柳随风专心致志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在骗人,让王琴琴一时之间竟难辨真伪。

柳随风看着看着琴谱,不由就摇头晃脑起来,好像是已经沉醉在了《高山流水》的旋律中。

王琴琴看到柳随风的头摆来摆去,心中纵有千万个问号,也懂礼貌地没去打扰他。

足足过了一炷香功夫,柳随风才从古琴谱的世界中回过神来,而他做的件事,就是抽出一只右手,指着王琴琴面前放着的七弦琴,平平淡淡地问道:“你的七弦琴,我能用用吗?”

看到柳随风跟自己借七弦琴,王琴琴又是一愣,差一点没反应不过来。

柳随风看到王琴琴再次愣神,理所当然地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王琴琴再度看到柳随风没心没肺的模样,就再次强笑道:“不,不,我这就给你拿。”

一边说着这话,王琴琴一边站起了身子,伸手抱起七弦琴,作势要将其递给柳随风。

看到王琴琴这么做,柳随风一下子也站了起来,朝着王琴琴走去,笑着说道:“不必麻烦了。”

柳随风走到王琴琴身边,一把接过七弦琴,将七弦琴还原为原来的位置,同时一屁股坐在了王琴琴的位置,双手搭在了七弦琴上。

王琴琴看到柳随风如此自来熟,心中升起了一抹莫名意味,迈开碎步,走到了柳随风刚才的位置,抚了抚地面,缓缓地坐了下来。

柳随风看了看王琴琴,将手从琴弦上移开,把神图扔给了王琴琴,说道:“这首曲子名为《高山流水》,讲了一个非常动人的故事。原本好好的曲子,但是你弹得不伦不类,破坏了不少意境。你可看好了,我可只谈一遍。”

看到差一点没砸到脸上的神图,王琴琴赶紧伸手将其抓了过来,刚抓到神图,就听到了柳随风这么说。

听到柳随风这么说,王琴琴没有说什么,因为柳随风说完后,就已经开始弹起七弦琴来。

琴音一响,王琴琴的眼睛就是一亮,原本将信将疑的神色,立马跟见了鬼似的,眼睛都惊大了。

王琴琴想到柳随风刚刚的话语,立马就醒过了神来,一把展开了神图,慢慢地就开始研读起来。

柳随风一抚琴,他们面前的高山与溪流刹那间消失,又恢复成了原本的大草原。

王琴琴看到这些,身心都不由得为之一震,不由得更加佩服起柳随风的琴技来。

十指开始攒动起来,古琴谱在柳随风的脑海中,一点点地被解读为动作,而那些动作,又被柳随风的双手演绎了起来。

王琴琴的双眼,紧紧盯着神图,一边听着柳随风的琴音,一边看着神图中的音符,整个人都在不断地激动着。

柳随风弹琴的过程,王琴琴将自己理解的神图,与柳随风诠释的神图,一一对应,发现自己之前确实错了不少。

王琴琴在琴道上的造诣,足以使她听音辨动作,即只要听到声音,她便知道怎样的指法能够将其演绎过来。

柳随风的手,在七弦琴的七弦上不断飞舞,而柳随风的双眼,却紧紧地盯住了远方。

因为,远方的大地,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翠绿色的大草原,原本一望无际,此刻却突兀地升起了一座高山。巍峨无比,高耸入云。甚至那大山还在对他呼唤,想让他进入它的怀抱中,让他莫名地产生了一种想要亲近它的感觉。

心绞痛药
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
月经推迟量大痛经
邯郸白癜风
南宁白癜病医院
梅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广安好的白癜风医院
黄冈好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