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桥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无垢神域 第十二章 八方石潭大乱斗

发布时间:2019-10-17 19:12:21 编辑:笔名

无垢神域 第十二章 八方石潭大乱斗

不知不觉,沧星羽等人已经走到了石桥的中间,热气也是强烈了许多,沧星羽额间的汗迹清晰可见,沧星羽的步伐也加快了许多,围绕在沧星羽周围的玄流气过散的范围也跟着增大。

“星羽,你不要紧吧?如果不行,别太勉强了,让我来吧。”

夙焰看着沧星羽额间的汗水,不禁有些担忧的问道。

“是啊,羽兄,你的内伤还没完全恢复,还是不要太勉强。”

林峰也看出了沧星羽脸色苍白了许多,同样担心的问候了一声,他又如何不知道,从进古墓开始,一直蒙受沧星羽的照顾,他非但没做好他所说的护沧星羽周全,还令沧星羽内伤吐血,现在又走在前方极力掩护他们,叫他如何不担心。

“我不碍事,保留好你们的实力,一会还要承蒙你们关照呢。”

沧星羽也不在意,微笑的背对着夙焰与林峰说道。

“星羽,你放心吧,就算死,我也会护你周全。”

夙焰好似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对着沧星羽认真的说道。

“羽兄客气了,如若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在下必当竭尽全力。”

林峰同样也认真的说道。

秦思怡在背后默不作声的听着沧星羽的他们的谈话,眼珠一直盯着沧星羽,她越发的发现眼前这个男人不可思议起来,明明是个采花贼,却行为举止不像那种十足的恶人,难道他就是靠着表面来诱骗人家的吗?

哼,她倒要看看你能隐藏多久,看她不揭穿你那恶人的面纱。

秦思怡又不自觉的乱想了起来,当然,沧星羽要是知道这背后小女孩这般想他一定会表示很无奈,喂,那只是他的个人的爱好好吧,看着那些女的整天被关于家中都快闷出病来了,他好心带她们出去玩,不至于吧。

不知道走了多久,沧星羽他们终于走过了石桥,来到了对面的石洞,沧星羽走下来,便观察着石洞的外围,有部分切割的痕迹,是打斗时留下的。

“这宝物是我先拿到的,你凭什么跟我抢。”

这时,石洞里面已经听见了打斗声,还有喊叫声。

“哼,没本事还来这里寻死。”

接着又有声响说道。

“啊!”

又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叫了出来。

“走,我们也进去看看。”

沧星羽顺着喊叫声,丢下一句话便大步朝石洞里去了。

夙焰与林峰秦思怡等人也听见了喊叫声,尾随沧星羽的步伐朝石洞内而去。

很快,沧星羽等人来到了石洞内部,呈现在沧星羽眼前的,是一个八方石潭,石潭周围有着数十根大型石柱,上面雕刻这文字,石潭的下方,依旧是一片火海。

‘洛文’?沧星羽看着石柱之上,雕刻着全是‘洛文’,正是沧星羽刻画‘灵聚四方阵’时所用的文字,这种文字通常在中岚大陆很普遍,用于刻画阵地所用,所以叫‘阵纹洛’,沧星羽想不明白,这些‘洛文’出现在此处是何用意,难道这八方石潭也是个阵地?

时间根本不容许沧星羽多想,那上满满的‘洛文’石柱上方,悬挂着无数的玄兵利器,有些年代久矣早已黯淡无光,有些则是散发着刹人的戾气,早就听闻焚炎剑神黎肖有收集兵器的爱好,想到的会放在这八方石潭外的石柱之上,这些兵器估计是败在他手下的敌人的玄兵利器,异宝当前,难免这些人会厮杀起来。

场面已经摆放着几具尸体,鲜血流淌,估计是抢夺这些玄兵利器之时修为太弱而被抢杀,场面到处混乱,有人打斗,有人怒吼,有人轻功不佳跌入火海。

沧星羽来之时,便早已心神探查过此地,并无什么了不起的玄兵神器,过去上百年,就算是利器,也不过是一些废铁罢了,无奈这些人竟然把这些当做异宝,厮杀了起来,奇怪的是,在场并没有发现范山海与贺离等人的踪影,估计是早已往石洞深处而去了。

“小茹,我喜欢那个古琴,你去帮我抢回来。父亲收集古琴了,这宝物,他一定喜欢。”

这时候秦思怡指着悬挂在石柱之上的古琴对着护卫小茹喊道。

“是,公子,属下这就帮你将它取下。”

小茹对着秦思怡行了一礼,大步朝着悬挂古琴的方向而去。

“秦公子,在下帮你拿下,此处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拿完速速赶路,在下动作快些。”

沧星羽伸出手臂拦下小茹说道,不是沧星羽不想给留小茹表现的机会,而是沧星羽不想在这地方浪费时间,就在沧星羽分神之际,沧星羽又听见了那吼叫声,所以,他必须要时间确认是否有危险,在场的人沧星羽一个都不希望他们出事。

说着,沧星羽顺步前行,旋转着身居便往古琴的方向飞了去,没有一丝犹豫,来到石柱之上,取下古琴,便往回到原处,动作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甚至看上去很连贯。

“沧星羽?你便是那采花贼人,留下宝物饶你不死。”

就在沧星羽回旋的身体刚回到原地正要把古琴交到秦思怡手中时,一个声音冲着沧星羽怒吼道,声音的来源是一个高大的身躯,足足比沧星羽高去两个头,体型虽庞大,但身体还算灵活的,只见那高大汉手握拳头朝沧星羽发射而来,仿佛要把沧星羽一拳轰飞到火海中。

就在沧星羽准备出手之时,林峰一个快步,来到沧星羽身旁,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林峰一脚踢出,正正命中那飞射而来的大汉的下颚。

“咔喳”

一个声响,那大汉瞬间倒在地下打滚,抚摸着下颚,口中还喊着‘啊,啊’的叫声,想必下颚的骨骼已经断裂了。

“哼,小小地阶三重云,也敢来我面前放肆。”

林峰动起手来仿佛变了个人一般,冷漠的声音笼罩着整个八方石潭,那股刹人的内力瞬间喷射整个八方石潭,也不怪林峰会这般生气,一直蒙受沧星羽照顾,没有机会出手的他多少有点怨气,现在正好有人不知死活,居然挑衅上了沧星羽,叫他如何不动气,正想乘胜追击,弄死那大汉。

场面的人全都停下了手中的武器,往沧星羽这边看过来,原本吵闹的声响不再,所有人都紧紧的提防着林峰下一步的举动,那股力量,能令他们感到窒息,他们还是次看到文彬彬的林峰这么生气。

“林公子,不要仰仗你的修为与背后的蛮荒堂就可以大肆妄为与我们为敌,这样赶尽杀绝似乎有些不妥吧?”

这时,一人上前,搀扶着那大汉说道,可见那大汉满脸苍白,恶狠狠的盯着林峰,他要找的是沧星羽,林峰上来参合一脚,叫他如何不怨恨林峰呢。

“就是,林公子,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有了人带头,又一人说道。

“林公子,莫要以为我等好欺负不成?”

“林公子,我念你也是武林中一大帮会,对你忍让三分,你莫要得寸进尺。”

夙焰与秦思怡等人冷眼旁观着这些人,怒火已经燃到了极点,要不是沧星羽,这些人早被燃烧的剑气焚烧得一干二净,还有机会在这抢夺玄兵,现在倒是他们的不是了?

“哼,这里的兵器随便你们拿,羽兄不过是帮秦公子拿了一件古琴,你们却要上来大动干戈,难道是欺我等好欺负不成?”

林峰依旧是那般冷漠,冷厉的眼神扫射着在场的江湖人士,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跟他们客气什么?不过一些贪财之辈,要打就上来。”

夙焰也不乐意了,罕见的跟着林峰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揉了揉拳头,发出‘咔,咔,咔’的声响,不屑的对着这些人说道。

“夙焰?”

又一人说道,众人看着夙焰也站了出来,瞳孔不禁有些收缩,江湖谁人不知夙焰来头大,实力不在林峰之下,这两尊大佛如今还站在一起,叫他们怎么能不倒吸一口冷气。

沧星羽自始至终都没看过他们一眼,为这等下级兵器,抢得头破血流,在沧星羽看来,不过是没见识,手拿着古琴走到秦思怡面前递了过去。

“秦公子,这是你要的古琴。”

“谢谢。”

秦思怡不动声色的说道,其实心中暗喜了一番,好霸道的抢夺方式,还好她明智,跟了这群人,要不然,可能没那么容易就拿到她想要的东西了。

“不客气。”

沧星羽平淡的说了一番,转过头来对着林峰与夙焰说道。

“我们接着走吧。”

说着,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便朝着八方石潭前方的石洞口继续前进,原本还对峙的林峰与夙焰看到沧星羽发话了,也尾随了上去,秦思怡拿到了古琴,兴奋的背在背后,朝着这群人扮了个鬼脸,也跟着沧星羽等人去了,留下一群瞪眼的人群,这便是实力的差距,就算再愤怒,他们也是不敢出手,一个林峰已经够他们受的了,还有个夙焰,他们也就只好沉默了。

沧星羽走后不久,原本的厮杀又继续起来,毕竟,石柱之上还悬挂着各种玄兵利器,叫他们放弃,也是不可能的,沧星羽没有去理会他们的意思,径直的朝着八方石潭内的石洞门而去。

进入石洞之后,沧星羽越发的觉得一股莫名的不安起来,按理说,破气墙后,仿佛一切都顺利起来了,没有过于明显的危险感觉,难道是他的错觉,不可能,从气墙到阵纹洛到八方石潭,再回到沧星羽所走的石洞轨道中,一切仿佛就像由内往外出一般,这古墓的尽头究竟在何方?那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吼叫声又是什么,一时间一连串的问题忽然在沧星羽脑海中回旋。

任沧星羽想破脑壳也得不出答案,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只能继续朝着石洞的轨道前行了

,边想着沧星羽小心翼翼的从腰间取下小酒壶便自顾的喝了一口,从进古墓以来,一时没时间喝上一口,浑身不自在。

“星羽,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老是喜欢空腹喝酒呢?”

夙焰看到沧星羽又不自觉的喝起酒来,便好奇的问道,他实在想不通沧星羽内伤在身的为何还要喝酒。

“喝酒养神,听说过没有?”

沧星羽笑了笑对夙焰说道,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开玩笑,喝酒还可以养神?”

夙焰不敢相信的看着沧星羽,仿佛在看怪物一般,对于沧星羽的一切,都是个迷,这个男人仿佛凭空出现于武林之中,还有那些奇怪的举动,都迫使得夙焰一步一步的想了解。

“酒是粮食酿嘛,自然养神。”

沧星羽不知道夙焰脑中又在想些什么,随便敷衍了几句便扯过去了。

就在沧星羽等人谈话间,沿着石洞轨道也逐步的弯曲,原本直走的石洞,如今,却有些回旋之意,宛如盘旋的巨蟒向下延伸,沧星羽加快的脚步,跟着石洞一直往下走。

不多时,沧星羽等人已经走出了石洞的轨道,盘旋的路依旧,只是没有的挡住沧星羽等人视线石洞,原本平坦的地面成阶梯路,阶梯路围绕这石洞中一根巨大的钟乳石柱。

从阶梯口可看见下方,一片空旷的环境,且生长着无数根钟乳石柱,沧星羽等人所在的石柱不过是其中的一根,目测有这同样阶梯盘旋在钟乳石柱的不在少数,令沧星羽更为惊奇的是,沿着阶梯往下走的中端,有着由木板想成的吊桥连接这另一根钟乳石柱,基本上,有回旋阶梯路的石柱,都被木桥连接着。

看到这一幕,令沧星羽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刚才走了路数不过是这古墓中的冰山一角?连接吊桥的石柱上方还有着数十个相同的‘房间’?而沧星羽等人只是走出了一个‘房间’罢了?

不,不可能。

石洞之内肯本没有这么大的空间,就算挖掘所有的地层,也不可能有如此之大,这里究竟是什么?幻境?沧星羽越往深处想,冷汗便一直往下留,未知的领域往往令人恐惧,沧星羽也不例外,沧星羽原本以为走过了大半路数,便可知道这古墓的大致结构,可如今,却一点头绪都没有,叫他如何不心慌,原本做好的准备现在都几乎临近崩溃。

淮北治疗卵巢炎方法
泉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昭通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淮北治疗卵巢炎费用
泉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