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外媒撕裂的埃及混乱中开始议会选举

2019-02-27 20:50:04

外媒:撕裂的埃及混乱中开始议会选举

】坦塔维表示,尽管发生了骚乱,但选举将如期举行。他说,埃及军方将全力采取行动,保障选举的安全举行。

坦塔维表示,希望选举能产生一个平衡的人民议会(议会下院),各方诉求都能得到体现。

【英国《阿拉伯耶路撒冷报》11月28道】坦塔维昨天警告说,军队决不允许任何人和任何一方向它施加压力。

坦塔维对说:“我们面对许多挑战。我们将迎战这些挑战,我们决不允许任何人或任何一方向武装部队施压。”

他强调说:“一些外国人企图利用国内的一些人破坏国家的安定,近将揭露他们。”

【法尔斯社德黑兰11月27日电】埃及一名政治人物透露,某些西方和阿拉伯国家向埃及投入巨额资金以影响其选举结果。

阿卜杜拉·阿沙勒今天说:“正如美国驻开罗大使所承认的那样,华盛顿向美国(驻开罗)使馆提供了4000万美元预算,准备花在埃及一些不为人所知的机构上面。”他还说,沙特和卡塔尔等阿拉伯政权也在效仿美国的做法,出于同样的目的而投入巨额资金。

军方与反对派争夺加剧

【西班牙《世界报》11月27道】埃及武装部队委员会主席坦塔维在27日举行的会上,呼吁埃及总统候选人巴拉迪和穆萨支持25日被任命为埃及新总理的詹祖里,并表示埃及现在应该组建一个能够拯救国家的政府,领导埃及走出危机。

坦塔维强调,埃及军方将在新宪法中保持 “原有地位”。他表示:“军方的地位在上一部宪法中是这样,在当前的宪法中是这样,在下一部宪法和以后所有的宪法中都会是这样。”

事实上,埃及军方试图保留特权是从本月 18日开始在开罗解放广场举行的民众抗议活动的导火索。抗议活动引发了警方与民众之间的暴力冲突。

抗议民众反对埃及副总理塞勒米提交的一份文件,该文件承诺在未来制定新宪法时保留军方的一系列特权,其中包括控制军队预算、宣布战争等。

【法新社开罗11月27日电】围绕革命后首次选举之后组成的政府应享有多大权力的问题,埃及军人统治者和政治领导人的斗争进一步加剧。权力斗争使得武装部队委员会与势力强大的穆斯林兄弟会以及重要的政治人物巴拉迪陷入角力之中。

穆巴拉克下台后军方任命的内阁本该带领埃及经历过渡期,但谢拉夫领导的政府上周辞职后军方的计划就破产了。在数天的协商和示威活动之后,军方表示将坚持选择由78岁的詹祖里出任新总理。

坦塔维已要求重要政治人物及总统热门人选巴拉迪和阿盟前秘书长穆萨支持新总理。但对这两位受欢迎的政治人物来说,这样做可能会有风险,因为曾在穆巴拉克手下任职的詹祖里遭到了抗议者的普遍反对。

国际原子能机构前总干事巴拉迪说,如果军方请他领导过渡政府,他愿意放弃竞选总统。分析人士说,巴拉迪的这一提议是在“间接拒绝”詹祖里以及与其政府的任何合作。

【英国《阿拉伯耶路撒冷报》11月27道】可能成为埃及总统候选人的巴拉迪正在进一步向执政的军事委员会施压,提出愿做政府总理候选人。

示威者反对军事委员会委托一个78岁的跨时代政治人物组建新政府。他们希望巴拉迪领导一个文人机构来代替执政的军事委员会领导埃及向民主过渡。

巴拉迪受到要求民主人士的尊敬,但许多埃及人认为.他离街头发生的一切太远,因为他多数时间是在国外度过的,特别是在他担任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期间。

选举后形势走向难乐观

【法新社开罗11月28日电】埃及议会选举后的新议会如何运转?它是否能在明年起草的新宪法中保留多少军方权力的问题上化解与武装部队的僵局?目前还有太多未知因素。由于缺乏民调数据,选举也没有先例,因此投票结果难以预测。

强硬派的伊斯兰组织、世俗党派以及代表穆巴拉克政权利益的团体预计都会赢得席位,这增加了产生一个高度分裂、意识形态不统一的新议会的可能性。

对于埃及这个阿拉伯世界的文化来说,这次选举的利害关系之大不言而喻,但选举的过程和结果也会对正处于痛苦变化中的整个中东地区产生影响。

美国科尔盖特大学中东问题专家布鲁斯·拉瑟福德说:“对于多数阿拉伯人来说,阿拉伯世界民主进程的主要范例是伊拉克和黎巴嫩。”

他说:“在这两个例子中,选举产生的政府都是软弱、分裂、基本不起作用的。如果埃及也是同样的结果,那么民主在这个地区的吸引力可能会减弱。但如果埃及的经验是积极的……其效果将是巨大的。”

【法新社开罗11月28日电】埃及具有影响力的穆斯林兄弟会正准备迎接议会选举的重大胜利。该伊斯兰政治力量几十年来一直遭禁,它的忍耐力可能会在今天开始的选举中结出果实。预计议会的很多席位将落入由它新成立的自由与正义党手中。

该组织昨天说,如果它成为的党派,应该由它来成立政府。该组织曾同政治暗杀有关,但是现在看起来像是一个温和派。

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穆斯林兄弟会一直遭到官方的禁止,但是它拥有数十万成员,并在埃及各地运作着一个巨大的络以进行各种社会和宗教项目。

【香港《东方》11月28日文章】埃及今年2月推翻穆巴拉克,未见带来自由民主、稳定繁荣。穆巴拉克倒了,新法老体制犹在,只不过掌权人变成军方。因此,才有要求军方立即交权的第二次革命。今日,在百万人示威杯葛中,埃及举行后穆巴拉克时代首次议会选举,寄望这场先天不足的选举,结束埃及动荡,似乎并不乐观。

新选出来的议会权力到底有多大,并未清楚界定。穆斯林兄弟会提出赋予议会筹组政府的权力,可见在选举后将出现另一场争端。

小儿感冒治疗方法
头晕头痛用什么药治疗
感冒后鼻塞流鼻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