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桥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人?鬼?

发布时间:2019-10-17 15:59:49 编辑:笔名

寒风“呼呼”地咆哮着,用它那粗大的手指,蛮横地乱抓行人的头发,针一般地刺着行人的肌肤。行人万般无奈,只得将冬衣扣得严严实实的,把手揣在衣兜里,缩着脖子,疾步前行。空气似乎都冰冻了,可城市的人流还是那样熙熙攘攘,不知疲倦似的,无非是为了生计。

车站里待发的长途车上来了两给人,一男一女。男的拿出票认准座位后,又随那女的下了车。因为离发车时还有一段时间。

他们缠缠绵绵的样子,楼肩搭背的来到站前的一个货摊前。男的买瓶饮料打开了,让女的喝,女人摇头,但他还是把瓶口送到女人唇边,女人饮了一口,然后男的才喝。他们的神情很忧郁,没有什么喜色。男人站在女的面前低语着,顺手把水瓶塞进女人的手中,并为女人整了整纷乱的头发。

他是个还算英俊的男人,浓眉大眼,但有点疲倦憔悴,还有一张敦厚而稍近野蛮的脸,让人联想到经历了风雨冰雹的树木,没有了青春的朝气。皮肤黑红,而且显得粗糙、面部额头处还有一处不大不小的疤痕,头发蓬松、眼神迷茫。穿着一件羽绒服外加一条牛仔裤,还是很阳光的。

一个讨要的小乞,不会放过任何一位他认为善良的人,同样把手放在了男的面前。女的示意,别理他。他看了一眼女的,还是掏出了两枚硬币放在了小乞脏兮兮的手上。

客车的马达轰鸣起来,到了发车的时间。

男人很快上了车,和车下的女人挥手,并说着“回去吧,天挺冷的。”

女人应着,但并没动步。

男的继续挥手并说“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女的眼睛潮乎乎的。

客车喘着粗气开动了,一对男女彼此对望着,一直到看不见对方。

那男人刚要靠车门的座位坐下,同座的妇女转过脸来对他说:“大兄弟,咱俩换个座位呗,我妈岁数大了,还晕车,我想照顾一下我妈,行吗?”

那男的没计较什么,满口应允。

漫长的旅途开始了,车厢内拥挤不堪,那男的还是四处张望着,似乎还像寻找着什么,是那女的吗?

途中,上来一位抱小孩的妇女,男的赶忙起身把座位让给了她。妇女千恩万谢后才坐下。

汽车在公路上尽情得飞奔。城市、村庄、树木、房屋都匆匆地隐退。

一阵狂风呼啸,天空聚起了乌云。似乎要下雪了。

当车行程过半时,那男的突然把车叫停了并下了车,也许那就是他的转脚的地方。

车又启动了。少顷,只听和那男换座位的妇女嚷着“我钱包不见了!”。紧接着,被他让座的那妇女也嚷着“我的也不见了!”。还有过道的一中年男子说“我丢了200元钱!”。一个人嚷道“一定是刚才下车的那男的偷的,我看他贼眉鼠眼的不像好人。”车厢里一片哗然。

车在前行,满天纷纷的雪片遮盖了天空,顷刻间掩埋了冬日的娇阳。

共 11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是人是鬼,读作者这篇小说有新的发现。究竟作者写了一个离奇故事,我们一起去阅读。推荐广大读者一同阅读欣赏。【编辑:王万兵】

1 楼 文友: 2010-01-05 18:26:4 问候作者,希望常更新。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北京治疗男科费用
济南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随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北京治疗男科医院
济南男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