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桥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弃妃再难逑186诱导

发布时间:2020-01-22 22:49:41 编辑:笔名

弃妃再难逑 186.诱导

陆曼问道,“唱歌?唱什么歌?”

陆曼已经知道这个死老头怕寂寞,但不知道他还喜欢听人唱歌!陆曼在山洞里曾看到小孩的骸骨,不会是这个变态的死老头因为怕寂寞,所以抓了小孩子来陪伴,然后将他们再杀害的吧?

“你真笨啊!”鬼谷子道,“就是象灵儿那样,又跳又唱。:3w.し阅读体验尽在”

“你也是这样铐着灵芝,让她又跳又唱的吗?”陆曼翻个白眼道。

“让你唱就唱,罗嗦什么?”鬼谷子怒气冲冲道,又要冲过来扇陆曼巴掌。

这死老头就是个间歇性狂燥精神病人,跟容欢的间歇性性格分裂异曲同工。

陆曼这次也学乖了,站起来,带着手铐又跳又唱,“三只小熊,熊爸爸,熊妈妈……”

鬼谷子被陆曼的滑稽动作气笑了,明明想笑,却板着脸。

“你跳的是什么鬼东西。”鬼谷子喝道,“我要你跳灵儿那样的舞。”

“不会。”陆曼道。

“不会也得跳。”鬼谷子暴跳起来,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半个不字。

“我偏不跳。”陆曼叉腰道,她真是受够了这个死老头。

鬼谷子一掌要甩过来,谁知掌风还未到,陆曼已经倒在地上。

死了?

他这次真的没有用多少力啊。

鬼谷子抓起陆曼的脉博,脉博浅,轻,弱。看来不能再放血了。鬼谷子心想,反正他都等了十几年了,再等多一个月也不迟。

陆曼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第二日黄昏才疲惫不堪地醒来。

她的身子,竟然虚成这样了?陆曼暗暗心惊。

她原本是想过装晕什么的来骗鬼谷子没错,但这一次的晕倒,她并不是装的,而是缺血休克了。

陆曼醒来的时候,鬼谷子已经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带了很多野鸡回来,没办法,陆曼只得撑起来烧鸡,就算鬼谷子不吃。她也得快速补充营养,她短短几日,流失养份太多了。

陆曼吃饱了,摸着圆滚的肚子就去杂草堆旁睡觉。

她要活着,她必须活着。

不然。她就见不到她的小姿了。

陆曼脑中全是小女孩甜甜的笑容,正要闭上双眼,鬼谷子将她一脚踢起来。

“起来!给我唱歌听。”鬼谷子喝道。

这个死老头!

陆曼咬牙忍着痛,她一咬舌头,眼泪就流了出来,眼内泪花闪闪看着鬼谷子,“我唱歌没有灵儿好听,不如我讲故事吧。灵儿还没有给你讲过故事吧?”

陆曼这一招果然有效,鬼谷子同意了。她想,既然宠爱灵芝。证明鬼谷子还是有半点同情心的。

“还磨蹭什么,快说!”鬼谷子道。

“我这不是在整理思路,想给你讲一个好听的嘛。”陆曼与灵芝相处多年,要模仿灵芝的一言一行,简直易而反掌。

鬼谷子眼内的怒意渐渐散去。

陆曼心中十分庆幸,鬼谷子的智商和情商都不是很高,不然她有更多的苦头吃。

“……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这部书单表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山,唤为花果山。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真个好山!……”

“你说得好听些。不然我掌辟死你。”鬼谷子怒瞪着陆曼。

“……那仙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四面更无树木遮阴,左右倒有芝兰相衬。盖自开辟以来,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内育仙胞,一日迸裂,产一石卵,似圆球样大。风一吹,呜的一声化作一个石猴,五官俱备,四肢皆全。便就学爬学走,拜了四方。目运两道金光,射冲斗府。惊动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陆曼讲到这里,停了下来。

鬼谷子霍地睁开眼睛来,喝道,“怎么不说了?”

“下面的我还没有想好呢,今天就说到这里。”陆曼道。她经过这几日的观察,觉得讲《西游记》比那个什么一千零一夜要强多了。希望这个猴子和猪的故事可以救她几日。

“起来,要放血了。”鬼谷子又来踢陆曼。

陆曼爽快地伸出手来,似乎放的血不是她的一样,“下刀快一点,每次都痛死了。”

陆曼道,“明日的故事暂停,我头晕,脑袋想不了故事。”

鬼谷子冷冷看她一眼,锋利的刀子割在她的手腕上,那血便将流水一样流出来。

这血来得真是容易,说放就放,说有就有。

陆曼看着鲜红的血注入大碗中,不由感叹,明明她已经失血过度了,经过一夜的休息,那血便新阵代谢回来了。

鬼谷子这次没有装满一碗血,而是装了半碗就移开。

“明天的故事,至少要讲一个时辰。”鬼谷子喝道。

陆曼趁鬼谷子转身时,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

那个鬼脸的投影投在地上,鬼谷子看得清清楚楚,灵儿也是这样调皮爱做鬼脸,他不由想起灵儿的好来,不如将这个死丫头当作灵儿来养着?反正灵儿也死了,鬼谷子在沉思。

第二日,陆曼照样讲西游记。

“……这猴王整衣端肃,随童子径入洞天深处观看:一层层深阁琼楼,一进进珠宫贝阙,说不尽那静室幽居,直至瑶台之下。见那菩提祖师端坐在台上,两边有三十个小仙侍立台下。……”

鬼谷子虽然不睁开眼,但陆曼知道他在凝神倾听。

“……好猴王,急纵筋斗云,霎时间过了二百里水面。……”

如此过了三日,孙悟空大闹天宫的那一回便讲完。

鬼谷子听得入了谜。有时竟然忘记了打座。

陆曼讲到悟空被压五行山下,被唐僧所救去西天取经,鬼谷子那日没有放陆曼的半碗血,而是到了隔一日才放陆曼半碗。

陆曼知道这是个好的开端。感谢孙悟空和猪八戒,她离自救的日子不远啦。

陆曼讲到三打白骨精那一回时,鬼谷子已经有十多日没有放过陆曼的血了。

陆曼摸透了鬼谷子的脾气,动不动就撒脾气不讲了,鬼谷子无奈。只得事事顺着她,不然他就听不到故事了。此时的他,听不到西游记已经不能入眠了。

“今天就讲到这里吧。”陆曼道。

“不行,还得再讲一个时辰。”鬼谷子喝道。

“我讲不下去了。”陆曼道,“容我想一想。”

“快讲。”鬼谷子吼道。

“不讲了,我累了。”陆曼毫不示弱道,她得探一探鬼谷子如今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鬼谷子受不了陆曼的娇气,脾气暴躁将她暴打了一顿,结果,她真的三天不讲故事。那一回是孙悟空向铁扇公主三借巴蕉扇,正是故事迭起高氵朝的时刻,鬼谷子被吊得胃口高高的,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放她血,她不怕。暴打她,她就晕。,害得鬼谷子又是帮她疗伤,又是好言好语相待,还得保证日后不能随便向她发脾气,她这才继续讲故事。

鬼谷子恨得暗暗咬牙。等她讲完西游记,他非杀了她不可。

但此时的陆曼,根本不怕鬼谷子了。一个可以被她用言行来控制的人,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她已经知道鬼谷子是个具备优良文学细胞的人。整个人充满神话色彩。陆曼真的怀疑,要是给鬼谷子讲一讲贞子什么的,他会不会吓得不敢再住这个山洞?陆曼经过再三考虑,决定不讲贞子了,她觉得还是这个山洞安全。再换一个陌生地方,她连逃跑的机会也没有。

暴龙和凌锦这几日几乎把天下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陆曼。

“龙哥,你歇息一会。”半夏心痛道,“你已经十日十夜不曾好好休息了,娘娘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要是你病倒了,谁来找娘娘?”

“半夏,我不敢睡。”暴龙道,这样的道理他如何不知道?只是只要他一闭上,就会做这样那样的恶梦,恶梦里全是陆曼噩耗。

他很怕!怕得要命。

半夏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如何劝了。所有的地方都查过了,一直蛛丝马迹也找不到。天下如此之大,要藏两个人简直易而反掌。

“你先出去,我要整理一下思路。”暴龙道。

半夏轻手轻脚走出去,还贴心地为暴龙掩上房门。

曼曼,你到底在哪里?

暴龙将头埋在大掌中,神情痛苦。

能找到的地方,能想到的地方,暴龙都已经找过了。但陆曼就象大海里的一粒沙子,沉入这个茫茫世界后便无影无踪。

其实,暴龙根本不知道的是,他已经两次错过了陆曼。

次,就是那个驾着破马车的老者,那车上躺着口不能身不能动的傻子,就是他心心念念在寻找的陆曼。他还随意看了一眼问了一句的。

还有一次,他在大山的时候,再一次与陆曼擦肩而过。偏偏那次,陆曼晕倒了睡了一天一夜,不然以她灵敏的耳目,还能听到大军大山的沙沙声。那是陆曼的逃走机会,因为鬼谷子也离开了山洞,去寻找容欢为灵儿报仇了。

只可惜,世上就是如此奇异,不想遇到的人随处可见,想遇到的人,偏偏如何努力也没有交集。

就是陆曼与暴龙,一次次地错过了。

那次搜山时从山洞顶部走过的是半夏,正是暴龙带的队。只是暴龙搜的不是这一片,茂密的丛林正好遮住洞口,鬼谷子又在山洞外设了阵法,半夏根本无法看得出来。而恰恰,疲惫不堪的陆曼因为失血过多休克了。又能偏偏,鬼谷子离开了山洞,可是他们,依然错身而过。

暴龙想了又想,还是将重点力量放在大山里。这些归隐的高人,都喜欢在深山不见人的地方独居,象制南星,就选择在东周有名的天山。因为制南星与鬼谷子的恶劣关系,制南星去的地方,鬼谷子不去。暴龙断定,鬼谷子一定是在丹国和的山峦中。因为鬼谷子常年在出入,所以暴龙将目标锁定在。他决定从明日起重新对的大山进行地毯式的,就是把这些山林烧光,也要把陆曼找出来。

同暴龙一样形容憔悴的,还有凌锦。

“皇上,你这样下去怎样熬得住?”百部也心痛地看着凌锦。

凌锦充耳不闻,只是拿着手上的地图喃喃自语,“百部,到底我们哪里错过了,为何一点也没有嫣儿的消息?”

“皇上,鬼谷子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俗话说狡兔三窟,何况是鬼谷子?”百部道。

“百部,我得重新制定计划书了。”凌锦道。

“制定计划书?”百部愕然道。

“就象暴龙一样,每做一件事情都有条不紊,做完后后一条条勾掉,看看做好了多少,有多少没有完成。这就是计划书。”凌锦道。

百部忍不住翻个白眼,自己要做什么事情,心中不是有数吗?有多少做了,有多少未做完,自己不是很清楚吗?干嘛做什么计划书?他就说过,这个丹帝是个神经病,但愿别把病传染给他家主子。

“皇上做什么都行,就是要记得好好休息。”百部道,“皇上千万别累倒了,不然就真的找不到慕容皇后了。”看来,他得去找半夏谈一谈了,千万不能让丹帝这个祸害害了他家主子。

凌锦学着暴龙的样子,做了个简直的计划书,决定从的群山搜起,他就不信,两个那么大的人,能从这个天下消失。

这时的天下,已经掌握在暴龙和凌锦手里。暴龙对皇权没有多大**,对的国土更是没有兴趣,他只是选择了一能用的人,其他都归凌锦分配和统领。

暴龙感兴趣的,只有陆曼。

他现在的一个心愿,就是找到陆曼,仅此而已。至于找到她后要做什么,随着时间的一天天推移,暴龙已经不敢想了。未完待续。

...

磐安县中医院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网上预约
贵阳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台州知名牛皮癣医院
秦皇岛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