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桥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怒剑龙吟 千一百零四章 兄妹重逢

发布时间:2020-01-16 18:09:21 编辑:笔名

怒剑龙吟 千一百零四章 兄妹重逢

“不行,你耍诈,刚才哪里只是一招?”

很,依公主小嘴撅起一哼,一脸的不服气,眼中愠色泛起。[超多好看小说][,站页面清爽,广告少,,喜欢这种站了,一定要好评]

“是你自己说的下一招分胜负,我又没说我只用一招?况且,兵不厌诈,你也可以继续出招的,不是吗?”风韧狡黠一笑,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

一招之间,依公主用尽力,若想再出第二招显然短时间内劲力调转凝聚不及,这个间隙便是他好的机会。别人也许不行,但是凭借着纹章之力以及焚寂涅炎的邪火炙热,这种情况下连续出招,他只不过负荷大些,绝非办不到。

而且,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胜负分晓。

“可恶,竟敢不讲信用这样对付依公主!”

那名持剑的亲卫终于忍耐不住,纵身一掠,手中利剑挽起一副寒芒凌空击出。

“洁蔓,退下!”

不等风韧有所动作,被制住的依公主一声呵斥。也许是长时间来的令行禁止,那名亲卫应声止住,手中凝聚的剑势随即消散,脸上的不爽与愤愤却是没有一同淡去。

“事先说好,不是因为我被你止住了才让她住手的,而是我言而有信,输了就是输了,虽然很不满你的打法,但若是真正的生死交锋,此刻想必我已经死了,又哪里还有机会继续和你交谈?”

奈一叹,依公主显然还是口服心不服。

“我说依依,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性子倒还是一点都没变,和当初那个没长大的小女孩一个样,这怎么行呢?”

突然间,一个嬉笑调侃的声音响起,在场众人心中皆是一惊,这种口气和依公主说话,来者的身份疑大有来头。

反而是风韧一脸淡定,回首一笑:“我记得让暗渊天狼去南大陆叫你可是一个半月前的事情了,来得可真够慢的。”

空中,一道身影落下,实力波动并不强,但是速度可不慢。

落在了风韧身侧,正是金翼鲲鹏一脉的南宫峡,他是瞪了对方一眼,摇手道:“把剑挪开吧,这焚寂涅炎的力量太霸道,别伤到了我这位好多年没见过的妹妹。

“什么?”风韧一愣,下意识挪开了手中的剑刃。同时,他也是看到依公主双眸中神色一变,之前的愠色与不满不再,浮现的尽是惊诧,还有着几丝惊喜。

“四哥,真的是你?”

依公主失声惊叫,纵身上前便想扑到南宫峡怀中,不过在距离后一尺之时又猛然止住,她也是反应过来,这毕竟不是当年。章节文阅读

下意识递出的双臂有些尴尬的放下,南宫峡奈一笑:“也对,你不是当年那个只会在我身旁撒娇的小女好了,这么多年不见,依依也出落成大姑娘了。”

“准确的说,是五百四十七年。这段时间,你到底去哪里了?你可知道,爹娘还有各位兄弟姐妹对你多担心?”南宫依依一叹,手中双剑顺势收入虚空。

“爹娘担心我相信,至于其余兄弟姐妹,我想大概也只有你会记挂我。不过若非如此,当初我又何必离开西大陆?”

摇了摇头,南宫峡瞥了眼风韧,哼道:“那个,你不会就打算这样让我接待我好久没见过的依依妹妹吧?”

“这个当然。”

风韧一笑,望了眼空中愣在当场的其余金翼鲲鹏族人,心中暗暗一喜。

这一次的发展,比预料的还要好。

半个时辰后,万铸城侧面山谷,皇龙殿。

修缮工作还在继续,为了节省能量的消耗,以空中移动要塞而闻名的皇龙殿也不得不减弱在这山谷中,平时靠着特殊法阵散发出来的力量进行遮掩。而那股力量的初始源头不是别人,正是风韧三年前取回舒寒剑匣时所封印的那只魂虎的能力。

皇龙殿餐厅,这里并不是首要修复的目标,以至于角落里还能够看到一大堆倾倒的座椅,墙壁上裂缝蔓延,不过在仅有摆好的一张长桌上,十多碟精致的茶点排放整齐,正中的一只朱砂茶壶中正飘着缕缕清香。

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南宫依依笑道:“虽然这里环境实在不堪入目,不过这茶倒还算不错。”

“你也应该知道,不久前中域才经历过那场大劫,万铸城与皇龙殿首当其冲,我们哪里又多余的精力去将这种地方也先修复了,能用就行,不是吗?”风韧耸了耸肩,悄悄向南宫峡传递了个眼色。

不过,对方显然没留意。

刚刚将自己这些年所经历的事情说了个大概,南宫峡已是气喘吁吁,几乎咽喉里都要冒烟了,抓起茶盏一口饮尽,显然还不够,也顾不得许多,一把抓住长桌中间的茶壶直接壶嘴凑到双唇前张嘴含住,咕噜咕噜部喝完。

末了,他又喘了口气,叹道:“爽。”

将手中茶盏轻轻往桌上一放,南宫依依优雅地拿出一抹月白色手绢擦了擦嘴,望着南宫峡的样子,奈叹道:“和当初一样,完不注重自己的行为举止,四哥你难道就不明白,光是这些,也是族中那些长老看不顺眼你的原因。”

“那种繁文缛节,留意做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不是吗?”

南宫峡抬手一挥,落下时顺势抓了一块茶点塞入嘴中,大口咀嚼着。

“也罢,你与世隔绝了近五百年时间,出来后就只是与这些……嗯,并非贵族之辈在一起,肯定就不在意那些细节了。”南宫依依心知多说益,也索性到此为止。

不过,这话倒是让风韧心中有些感慨,想当初他也是一样,对于族中长老们各种要求的礼仪很是不爽,后来习惯了也就平时照着做,刚离开时山谷时,还保留着那些习惯。不过后来时间长了,却也是忘记得差不多,反倒觉得自在。

又再想想,上一次听到有人提及所谓的贵族礼仪,好像还是意中雷纳尔训斥艾莉珞的时候。血族,也很注重这些。

想到这里,风韧又是心中暗道:“艾莉珞,你离去的时间也不短了,不知道当初托付之事,办得如何?”

长桌前,南宫依依已是走到了南宫峡身前,握着手中的手绢便要帮他擦去嘴角边的饼干碎屑,不过南宫峡显然有些不好意,连连摇手,后自己接过了手绢胡乱擦了擦,然后还给了南宫依依。

将手绢收起,坐回到自己位置上的南宫依依左右打量了一眼,似乎有所忌惮,不太放心。

“若是有什么不便,我回避就是。那个,轻柔再去煮一壶茶吧。”

风韧会意,转身便走。

“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隔墙有耳。”南宫依依连忙制止,反客为主对她而说多少也是有违礼仪的做法。

“放心好了,皇龙殿里的人除去你带来的外,都是信得过的人。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你的人自然也信得过。”风韧时间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话有歧义,急忙否定。

谁知,南宫依依脸色沉下,轻声说道:“不,我担心的就是他们。”

霎时间,南宫峡正准备又抓向一块茶点的手停在了半空,眼神一变:“难道说,里面有他们安插的人?”

“我也说不清楚,不过一定有。”南宫依依点了点头,叹道:“四哥你也知道,我族对于嫡系传人的位置争夺很激烈,有私心的人很多。若不是看不下去,你当初恐怕也不会离去。我带来的人,除去洁蔓和月娑两名亲卫是对我唯命是从外,其余的人都信不过,不过是这次出来前临时组建的小队,谁的人恐怕都有。一致对外时他们恐怕不会做什么手脚,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四哥你的出现,这个消息他们肯定会传中。重要的是,我任务失败,下一个派来的,就很有可能是他们三人中的一个了。”

闻言,风韧邪异一笑:“放心吧,他们谁都不可能把消息传出去的。我皇龙殿又岂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南宫依依点头道:“那就好,只要消息没传回去,至少我还可以多拖一段时间,事先潜中,打点好一切,到时迎四哥回家。”

脸上神情顿时凝固,南宫峡显然一脸的不愿意,连连摇头道:“别别别,还是算了吧。当初我和他们闹翻了,才自己一个人跑出来。现在再回去,又算什么?而且,你看看现在的我,实力连道级层次都不到,样子也没长大多少,和当初一样,又怎么好意思回去见爹娘。”

抬手重重一拍落在南宫峡肩膀上,风韧沉声说道:“就算你们兄弟不和,但是父母总还是要见的,你偷偷跑出来这么久,想必他们很记挂你,必须回去。”

“不是吧,连你也站在依依那边?”南宫峡一阵语,当初暗渊天狼来南大陆找他的时候,就是因为不想和金翼鲲鹏的族人遇上,他才故意磨时间,慢吞吞来到中域。哪里想到,反而是遇到了熟悉之人。

这一下,恐怕真的逃不掉了。

“不,也许四哥说的也对。现在的你就这么回去,显然不合适。这样吧,我让洁蔓和月娑先悄悄回去处理好相关事宜,再通知爹娘。在那之前,我留下,看着你。堂堂金翼鲲鹏一族的嫡系传人,花了五百年时间竟然还没有突破道级,四哥,你真是丢我的脸。接下来的时间里,休怪依依得罪了,你给我好好修炼去!”

一只手拽着南宫峡的后领,南宫依依不顾对方的反抗拖着他朝门外走去,同时回首问道:“借用一下你这里的修炼静室,没问题吧?”

“当然可以,罂粟,带他们去。”

随着风韧一声令下,银月心的身影形如鬼魅般在门口现形,抬手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看着那有些不着调的兄妹两人远去,风韧抬手摩挲着下巴嘀咕道:“这一次,不仅危机暂时解除,似乎又有了的战力。南宫依依,这个女人可不容小觑。”

同时,他背后传来的风轻柔的诧异声。

“嗯?怎么茶煮好了,人没了?不对,宇文坤,你怎么在这里偷吃茶点?还有,司空巧儿你竟然也在!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这样?”

上海市胸科医院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
成都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源妇科专科医院
唐山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